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凡物公用以外 (徒四 32-35)




經歷了耶穌復活的信徒有甚麼生活變化其中一個變化是凡物公用這是初期教會的一種生活理念還是因期待耶穌很快再回來而有的特殊生活態度?若這是生活理念,它要傳遞甚麼理念?這理念是否只可以透過凡物公用才可以達成?又若這是特殊生活態度,我們如何決定那些初期教會實踐是特殊態度和不是特殊態度呢?

凡物公用是一件美事

  回答這問題前,我們先要考慮凡物公用的做法反映出甚麼價值。第一,因信徒們一心一意,他們選擇了凡物公用,不是因凡物公用反映或培養一心一意。(徒四32)事實上,凡物公用可以是很壓迫性和非人性,所以,自願是必須。這為何作者講完凡物公用後,就立即講亞拿尼亞和撒菲喇的故事。他們同樣買了田地,卻欺騙地將一切捐出來,但實質卻收起了一部份。彼得說:

          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徒五4

人將所有的變買交給使徒並不比沒有這樣做的人優越。這是自願行動,不要勉強。第二,凡物公用讓當中貧窮者得到照顧和滿足,所以,重點是貧窮人得到照顧,而不是誰人捐錢。富有者自覺他們有責任照顧貧窮者,而貧窮者也沒有濫用這安排,即沒有取過於他們所需,沒有將公變為私。分享,知足和感恩是初期教會的凡物公用的特色。真誠的凡物公用表達出人性的美善。

  這使我想起10幾年前的一件事。一位在大學當教授的修女,她住在修會,在修會用膳,每月從修會收到約2000元生活費。她在大學的工資全交給修會,而修會就用她在大學的工資資助那些沒有收入但做不同社會服務的修女。雖然她可動用的錢很小,但她很滿足,因為這是她自願的。在俄羅斯開會時,她想買一些聖像作為禮物的錢都沒有呢!雖然有點不捨得,但有得看已感滿足。

  凡物供用是一件美事,但不能強求。沒有凡物公用的基督徒群體並沒有因此就免除對貧窮人需要的責任。若凡物公用是回應貧窮人需要的方法之一,我們有其他實踐嗎?

方法一

  平等分享運動」始終20113當時室內設計師Benson滿政府非理性派發六千元,發動親友一起善用這些錢,買物資和飯盒派發給深水埗的無家者和孤獨長者。此後每月定期行動,參與者由最初的幾個,到如今每次行動都吸納百多人參與,既有派飯、又有十八區收集多餘月餅、為無家者剪頭髮及在各區開拓愛心飯店等。Benson重申平等分享行動是一個行動,但更確切地說,是一個信念。行動強調不存在高高在上的施與受,彼此是分享平等的關係,即只是簡單將自己多出來的東西,分給社區裏有需要的朋友

  有人批評平等分享運動」沒有改善結構貧窮,只給他們魚,沒有教他們捕魚。然而,平等分享運動」是由一個人開始,沒有太多資源,但仍可以為社會創造意義

方法二

  你們認識的香港基督徒學會將與不同團體一起推動有關拾荒者事工除了與拾荒者建立關係外,我們也會關注香港的環保政回收業和政策拾荒者在其中的貢獻拾荒者友善政策和社會保障這活動將於五月舉行是否有人參與?是否可以改善拾荒者形象?是否可以改變香港環保政策?我們沒有把握,但只知道我們沒有色於對有需要者的責任

總結

       你們可以參與這些活動,也可以按你們的想像設計其他可能凡物公用可以考慮,但不要勉強。 經歷過耶穌復活的我們有甚麼生活變化?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宣告受苦耶穌是基督-棕枝主日(可十一1-11)


棕枝主日代表我們進入教會傳統的聖週。聖週紀念耶穌在世最後一個星期的遭遇,其中包括他被出賣、受審、被放棄、釘十字架、死了和埋葬。若消沈與鬱悶、眼淚與失望的心情瀰漫聖週,為何聖週卻以棕枝主日的興奮心情開始呢?在棕枝主日,我們高呼,

和散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 至高無上的,和散那!(可十一9-10

當時群眾的行動有點模仿馬加比運動中以色列人凱旋勝利的做法。那時,群眾在潔淨聖殿後,便拿着棕樹枝列隊歡迎慶祝馬加比成功反抗異族安提阿古的暴政.(馬加比一書十三51;馬加比二書十5)所以,群眾的興奮從沒有想過耶穌將要受害和受死,耶穌也沒有避開他們因以大衛國出現的彌賽亞而來興奮,反而更強化他們的興奮。例如,耶穌選擇騎驢進耶路撒冷正回應撒迦利亞書九9

錫安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啊,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和地騎著驢,騎著小驢,驢的駒子。

耶穌或許不是唯一騎驢進城,但他的行動已認同群眾對上主救贖的期盼那麼,耶穌誤導群眾對彌賽亞的期望還是耶穌享受群眾對他的尊崇和擁護?此外,耶穌常拒絕讓群眾認識他是彌賽亞(可一3444-45。為何他在進入耶路撒冷有意讓人聯想他是彌賽亞?

  若說耶穌誤導,倒不如說他刻意挑戰群眾對彌賽亞的理解,因為耶穌在耶路撒冷的表現完全不符合群眾對彌賽亞的期望即彌賽亞不是以一個勝利者身份出現,而是以一個受苦的僕人身份出現;上主國不是以一個政治式政權出現,而是以一個活出上主國的另類群體出現。那麼,棕枝主日對我們的提醒有二:

  第一,耶穌基督是一位受苦的基督。這不是因他能力不逮,更不是受苦本身有甚麼美善,而是因愛、寬恕和非暴力而選擇和承受受苦。今日,有基督徒認為這位受苦的基督不再以受苦形象向我們彰顯了,因為他已復活升天。他是榮耀基督,充滿大能,萬物是因他被造。因此,他們相信復活的主耶穌必將我們從當下種種困難和病痛中拯救出來。復活和升天肯定受苦的耶穌是上主兒子,但沒有改變受苦基督的本相,即他仍以受苦僕人的身份與我們同在,以憂患意識面對人生種種悲劇。棕枝主日提醒我們耶穌是基督,是受苦的彌賽亞。只有這樣, 我們才明白耶穌說, 你做在最小弟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第二,耶穌基督建立的國沒有推倒一個政治權力,而是建立以踐行上主國價值的教會。教會是在地,不但因為如耶穌一樣,教會被差遣,宣告上主恩典和拯救,更因為教會是要向政權和有權勢的見證上主國對它的要求。對某些人來說,教會對世界政局太沒有影響力,滿足不了他們對上主國期望。再者,教會甚至抵擋不住政權對它的暴力。有些人選擇離開教會,以他們認為的「堅離地」批評教會。另有些人嘗試將教會政治化,其中包括將上主國與某種政治意識形態等同(包括共產主義、自由民主主)。棕枝主日提醒我們不要忽略上主國已在教會出現了,是否成功改革政權不是驗證上主國條件之一。

  棕枝主日提醒我們基督是受苦的、基督建立的國不是以顛覆當下政權才可出現。這樣的權勢或許太微小、太柔弱、太邊緣了。或許,這真的是,但這是基督,這是上主國。在認識基督和他的國度之餘,也讓我們紀念那些跟隨耶穌,在不公義政權見證的受苦者。一位朋友留言,他是國內維權律師張凱。他寫,

當時我在溫州案裡認罪,一是我受不了他們殘酷的覊押,人活的像個老鼠,我差點死在裡面。二是,我愛我的老婆和女兒,我不想出來後妻離子散...公安階段先是監視居住,然後取保候審,加起來限制我自由三年了。我也和老婆孩子三年沒見面。我老婆撰文攻擊我,我現在堅定的相信那不是她的真實意思,而是背後的鬼在操縱。現在既然已經妻離子散,自稱溫州頤海檢察院來電話要我去溫州,我在這裡留個言:如果我再次入獄,我的朋友請幫助我看顧我的父母,我被捕的唯一原因是:溫洲拆十字架事件中,我幫助教會維權。我為教會打了十年官司,幫助過百間教會,出於法律理想,也出於信仰感情。請為我禱告,我不知道能不能抵住暴力和恐嚇。但我會盡力...我本來打算在家讀書,寫作遠離世界,但既然你們一次次,沒完沒了的傷害我,我已生無可戀,但我絕不會自殺,你們做的惡,我這裡都記著呢!(2018324

棕枝主日提醒我們,縱使在受苦、社會不公義,甚至惡勢力沒有些微收歛下,我們仍然相信,並宣告,耶穌是基督,祂的國已臨在地上。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超乎現實的天國(太20: 1-16)


我相信沒有僱主或人事部會按耶穌這比喻的主人僱用員工,因為這樣的人事管理只會製造同事之間無需要的不信任。同樣,我相信也沒有太多人願意在這樣環境下打工,因為多勞沒有多得。若是,為何耶穌要設計這樣一個故事來比喻天國?原因是天國就是這樣超乎現實,也因此,天國不是我們可以建立的。

天國是超乎現實,因為天國不是按人的能力獎勵,而是恩典。表面看來,那些一早獲聘用的應該是最有競爭力,而後來在九時、下午十二時、三時和五時受聘用的應是最無競爭力。但若天國是超乎現實,我們可以反轉來想,即一早獲聘用的是最無競爭力。他們獲聘用,因為主人不希望他們被遺棄。若這是事實,這些一早已獲聘用者對主人的不滿(節11-12反映出他們看不見其獲聘用不是因為他們能力比人優勝,反而因能力比人弱。可能,下午五時獲聘用者的工作效率可能等同,甚至高於一早獲聘用者整日的工作表現。在生活世界,高與低的生產力決定人的價值,但這不是天國的價值。天國的價值是上主恩典。

天國是超乎現實,因為天國以人的需要為優先,不是它可以容納多少。葡萄園需要多少工人?一早被騁請的總人數應是飽和的人數。所以,稍後獲聘請者不是因人手不夠,而是因他們閒著和呆著。閒著和呆著有何不好?若不是為生存,呆著和閒著可能是好,但這不是這比喻裡面的人之處境。所以,當他們獲聘用,不論時間多少,他們就接受了。或許,天國有用不完的資源,以致天國可以將人的需要放得優先。若天國是超乎現實,我們可以反轉來想,不是因為天國有無限的資源,而是因為主人對人的需要的回應使葡萄園的空間擴大了。當我們只專注可見空間時,我們就忽略了空間也是構想空間。構想空間從來比可見空間大。

天國是超乎現實,因為公道不是從比較而來,反而從為別人感恩而來。這比喻容易給人一種平均主義的印象,即做又三十六,不做又三十六(這是1960-70年代中國社會,工人的每月工資)。歷史証明平均主義是失敗的,因為它對人過份理想,沒有考慮人的自私。若天國是超乎現實,我們可以反轉來想,公道不需要比較,反而為別人得到恩典而感恩。主人向投訴者說,「朋友,我沒虧待你,你與我講定的不是一個銀幣嗎?」(節13)主人繼續說,「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眼紅了嗎?」(節15


當主耶穌教我們禱告「願你(天父)國降臨」時,我們真的嚮往這個超乎現實的天國嗎?還是興幸天國不在世界?或許,問題應是:甚麼樣的人才會嚮往天國?他應是一個承認他的一切全是上主恩典的人;他應是一個對不幸者滿有同情和憐憫的人;他應是一個為他人也蒙恩典而感恩的人。若沒有這些特徵,他不會在天國感到快樂,因為計較和比較使他埋怨上主,看不起其他人。不是天國拒絕他,而是他拒絕天國。這解釋了節 16說,被召的人多,選上的卻少。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Lucky or Blessed (Matt 18: 21-35


If there are two conditions available, namely, being lucky or being blessed, how would you like your life to be? And why? Luck is not unimportant. I had a bad luck last month. The sun roof of my car was seriously damaged by the fallen tree on the day of typhoon No 10 signal. If I parked my car slightly left, I would definitely avoid the bad luck. Luck comes and goes on its own, and it is absolutely brought by chance. We have no obligation to give thanks to the so-called god of luck, for good luck is never consciously designed and there is no guarantee to have good luck again. Unlike luck, feeling being blessed is to admit what we have had and achieved is graciously given. Being blessed does not exclude the role of our effort, but our effort alone would not make things realized. Being blessed reminds us that we are not entitled to, but we are given graciously. We give thanks for being blessed, and the feeling of being blessed makes us humbleness, thankfulness and graciousness to others. One common feature of these two conditions, namely, being lucky and being blessed, is that we are not entitled to, but they generate different attitudes toward life. Having this brief clarification of being lucky and being blessed, how would you describe your life, lucky or blessed? This is the concern of the gospel message today (Matt 18:21-35). 

The gospel message today is about forgiveness. It is about how forgiveness is possible and significant in discipleship. In order to illustrate how and why seventy times seven times of forgiveness possible and necessary, Jesus illustrates it in the parable of the unforgiving servant. There are two features of this parable. First, the master cancels the debt of the servant. The amount is ten thousand talents. One talent is equivalent to 6000 denarii, and a daily wage of a laborer at that time is one denarii. It is unbelievable why the servant is so mean to his fellow, for 100 denarii is a very small amount in comparison to his debt of 6,000,000 denarii being cancelled. Second, we Christians have a belief of that the God anyway would forgive. This is partly true, for God’s judgment would come upon those abusing his graciousness. Abuse is not about not saying thank you, but to keep God’s graciousness to oneself and even preventing others to experience God's graciousness. This message of God's judgment is found in other passages of the Gospel of Matthew, such as, Matt 25. Now let us turn to the experience of the master and the servant in the parable.

How would the servant describe his experience of debt’s cancellation? I would say that he is inclined to see himself very lucky. He would say that he is lucky, for he meets a relatively compassionate master. If the master is mean and tough, he and his family would be sold, and never have a chance to have their own lives. He is lucky, for the master has a good mood. If the trial is taken on another day and the mood of the master is bad, his debt would not be easily cancelled. He is lucky, for the master has a very good income from other sources, and so, he can bear the loss of 1000 talents. Feeling being lucky blinds the servant to see that the debt cancellation is a gracious deed of the master. Since it is a matter of luck, the slave politely says thank you, but not whole-heartedly. Since luck is purely a chance, the slave is hoping that the good luck would remain in his life as long as possible. This explains that he does not see any problem not to cancel the debt of his fellow. His fellow has a bad luck, and what his fellow needs is to have a good luck as his.

For the master, his cancellation of the debt is a deliberate act, not arbitrary. First, the master consciously and voluntarily gives up the right of entitlement. It is absolutely right for the master to request the servant to settle the account, but he chooses not to exercise his right. Second, the interest or the benefits of the servant is taken into account and is given a high priority. This is not about how goodness the servant is, but the goodwill of the master for the servant. Third,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debt is unconditional. It is free, but free is not equivalent to cheap. It is true that many free gifts are cheap, but this is not applied to grace. The love and care provided by our parents to us is unconditional and free. This is precious, not cheap. The master would not consider his act a gracious act, and it leaves to the recipients to articulate the act of the master. One of the significant features of feeling being blessed is to give thanks what you have received, and more importantly, to be a graceful person, to be gracious to your fellows.

The major difference between feeling being lucky and being blessed is that you can’t choose to make your life more lucky, but you can learn and choose to see your life as being blessed. Seeing your life as a blessing helps you to create a greater inner capacity to be gracious to your fellows and even to forgive seventy times seven. Does it imply we have to avoid good luck? Definitely no. If it comes, welcome it. If it goes, let it be. Luck comes and goes on its own. But what we can be is to live in the midst of good and bad luck with a grateful heart to God and graceful heart to our fellows. This is what being blessed brings to life.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邪不能勝正(太十三24-30,36-43)



劉曉波先生離世與劉霞失蹤是一件荒謬的事。只有一個說謊和暴力政權才會這樣對待人,但我承認類似的事不是新事。不同政權在不同時候也用相類似方法對待異己。用今日聖經用語,對待劉曉波夫妻的行為是魔鬼作為(節39),而行動者的中國政府是惡者之子(節38)。

傳統上,這段聖經常被應用在教會身上。例如,奧古斯丁以這比喻處理教會因多納圖派一事帶來教會分裂的可能。簡單來說,教會如何對待那些曾出賣信仰者及其行使的聖禮。此外,馬丁路德說,「每當上主建立祈禱之屋時,撒旦就在那裡建立教堂。」他又說,「教會不可能沒有邪惡者。那些容不下任何雜草的狂熱者最終也一同失去麥子。反諷的,這種不立即清除邪惡者的做法往往成為教會對罪寬容的根據,甚至因而導致不公義或包庇邪惡成為教會生活之一。例如,面對教內的性侵犯,天主教會從沒有認真處理;基督教教會領導濫權也甚少得到認真處理。教會是罪人群體,但這不等於教會可以讓教內不公義事以「隻眼開隻眼閉」合理方式存在。話說回來,耶穌說這比喻的原意是甚麼?

37-43是耶穌親自對這比喻的解釋留意節38,這田地是世界,不是教會。所以,這段經文是處理社會和政治課題,不是教會課題。將這比喻只用在教會上是將信仰私人化好種代表天國之子,但他們不限於教會,更是那些遵守上主的道和敬畏上主的人。他們是誰?劉曉波先生,李旺陽先生709事件被捕的律師嗎?有人說,他們不是基督徒,不可能是天國之子,但若有很多基督徒跟本反映不出他們是天國之子,基督徒身份又能代表甚麼呢!說回來,劉曉波先生,李旺陽先生709事件被捕的律師等從沒有以天國之子自居,反而我們在他們身上看見天國之子的生命。以劉曉波先生為例,我看見一個人學會在真理下謙卑、被燃點講真話的良知,並決心真誠生活。2002822日,劉先生在討論《人的問題》時,指出

在人的所有弱點中,最要不得的危害最大就是人的狂妄,狂妄將導致人的獸性極端發作,導致動物界也從來不會發生的瘋狂——人對人的殘忍。

我認為,在關於人的本體論哲學中,最大的謊言莫過於對人性完美的論證,完美的人必是狂妄之人。在一個善待人性的時代,安於完美就是破壞自省精神和道德謙卑,就會為後人留下最不完美的可恥記錄。

2003年,劉曉波先生接受傑出民主人士獎時,他的答謝詞中有一段,  

在日常生活中堅守誠實做人的起碼底線,並不要求多勇敢多高尚多良知多智能,不要求去付出坐牢、絕食、自焚等的高昂個人代價,而僅僅要求在公共發言中不說謊,在面對威逼利誘時不把謊言當作基本的生存策略

以公共發言為職業的知識人和作為社會名流的各類精英,能夠在面對威逼利誘之時,哪怕保持沉默,也拒絕說謊,不參與說謊,不靠謊言生存!   

劉曉波先生就按他所說,不靠謊言生存2008128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劉曉波先生,並於20091225日判11年有期徒刑劉曉波先生以《我沒有敵人》表明他不會以敵人態度看待那些視他為敵人的人,因為只有如此,由敵人意識製造出來的仇恨和暴力咒語才會打破。

然而,天國之子沒有因其光明將黑暗完全驅散,因為播雜草的邪惡之子沒有道德考慮,並將人起碼有的道德也顛倒了。邪惡之子可能很具破壞性,但耶穌說,

收割的時候就是世代的終結,收割的人就是天使...人子要差遣他的使者,把一切使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要哀哭切齒了。那時,義人要在他們父的國裡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節3941-43

我們是否仍相信上主是最後的審判者嗎?我們是否仍相信天國之子會在天父的國裡發出光來?我們是否仍相信人類歷史不是時間的始與終嗎?在這令人意志消沉的日子,讓我們不忘舊日引題(賽四十四8):

你們不要恐懼,也不要害怕。
我豈不是從上古就告訴並指示你們了嗎?
你們是我的見證人!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任何制度應以促進人類尊嚴為目的:香港20年



中國政府常自誇一國兩制是一偉大構想,並以擁有兩個世界最好的來描述一國兩制。現實是否如此?我們以甚麼標準衡量?支持香港自決者認為以上問題本身就是問題,因為一國兩制已被接受為不可挑戰。甚麼制度最適合?不論那個制度,任何制度應以促進人類尊嚴為目的。那麼,這20的香港如何?

生活尊嚴

亞洲多國常批評西方國家高舉的人權只著重個人權利,沒有考慮亞洲社會面對的貧窮生存權利還是公民權利優先?這20年內,香港人的生活質素有改善嗎?以堅尼系數為為例,1996年是0.5182001年是0.5252006年是0.5332011年是0.5372016年是0.539。堅尼系數持續上升反映貧富懸殊持續惡化。扶貧委員會2015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出貧窮人口為97.1 萬人,貧窮率是14.3%,而長者貧窮率是30.1%。此外,居住是另一嚴重社會問題。「劏房是一個富裕城市對貧窮者的侮辱重點不是市民是否有能力置業,而是是否有合理居住環境。合理居住環境與置業無關。香港貧窮是因政府不善政策導致,非因香港資源不足。那麼,香港不存在生存權利與公民權利之爭,而是香港人要用權利換另一個政府,改善民生。然而,香港人的無奈是連這自救權利卻被剝奪。

參與權利

人透過參與外在世界,建立人的責任感,並培育和發揮人的潛能。在不傷害他人的原則下,參與的程度與方法是人的自由政府責任就要透過法治保障人可以自由地向外表達其觀點,並提供有效渠道讓人實踐其理想。殖民時期,香港人曾說,「我們有自由,但沒有民主。」但現今,香港人連我們有自由也說不出。銅鑼灣書店就是一例。簡單來說,因這書店出版多以披露中國政府高層黑材料的書,結果,書店5人先後被失蹤(201510-12月),用自己方法回國內(不合法出入境)。其中一人林榮基在短暫回港期間,選擇不再回國內服刑,並公開事件始末。至今,餘下4人仍在中國。這事件不只牽涉中國執法者跨境執法的問題,更是一種對香港言論自由的威嚇。令人驚嚇的,前律政司司長、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評論,「如果以前發生銅鑼灣書店事件,社會上根本不會有人知,反而認為今次事件曝光,反映了現時社會很透明。」2017622日)但她刻意忘記這事件的曝光是因林榮基良知驅使,非因政府的透明

令一限制香港人參與社會的事就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2014831 日,中國政府提出一人一票的行政長官選舉,只容許市民有選舉權,沒有提名權。提名權要由一個沒有認受性的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決定。這為何香港人呼喊「我要真普選」,並引發後來的「佔中」和雨傘運動。每次立法會選舉似乎很激烈,但激烈是消極的,因為立法會選舉分為直接選舉和功能組別選舉已限制市民可以有的影響力。

參與是人的本性,也是政治的,無需恐懼,但現今,參與卻面對重重限制(包括遊行)。

監察權力

電影蜘蛛人第一集中Uncle Ben說,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但我們會說,「權力越大,越須受更大監察。」政治上的三權分立正是要防止統治者獨攬所有權力,權力集中,但分立重點不是互不相干,而是互相監察。所以,三權需要在一定程度上連繫和融合才能達至互相制衡。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表示(2015912),香港的政治體制並不是實行行政、立法與司法的三權分立,而是中央政府直轄下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張曉明言論充份反映中國政府的思維,就是一個不須受市民監察的政府。所以,他們傾向視一切民間監察力量為尋釁滋事和顛覆國家

國際關注資訊自由組織「無國界記者」公佈最新2017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排名從去年的全球69位跌至第73。報告批評北京侵蝕本港媒體的編採自主空間。傳媒高層檢討是否有自我審查,成為幫凶,不再是第四力量,監察當權者。前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說,「涉及中國敏感新聞,有啲人自動自覺唔報、淡化,一直都發生緊」。

仍然相信

以上只用了近年發生的事作為例證。我們可以從生活尊嚴、參與權利和監察權力等三個向度檢視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性。對新一屆香港政府,我不存太高期望,因為現時的制度和一國兩制的關係對生活尊嚴、參與權利和監察權力不會有大改善。在這納悶日子,我重聽了《差一點我們會飛》這歌(主唱:黃淑蔓.英仁合唱團;作詞:陳心遙   ;作曲:戴偉)。

仍然相信這裡會有想像...


仍然要相信 願意相信
(向前行 攜手行 趁青春要奮進)
仍然要寄望 唯有初衷
(不可辜負眼前好時光)
我未忘
(向前行 由今天 承諾我目標)
(為世界美好多一點 付出所有